浙江诸暨:开创诉源治理新“枫”景


来源: 发布日期:2021/6/10 16:38:49 阅读:2159


刊登于《法治浙江》等媒体

202162日,最高人民法院与上海交通大学共建的人民法院矛盾纠纷源头治理研究基地揭牌仪式暨诉源治理研讨会在上海举行,我院党组书记、院长陈键在会上作交流发言。

近年来,诸暨法院充分发挥“枫桥经验”发源地优势,创新探索新形势下加强诉源治理工作的方法路径,坚持全市一盘棋、解纷一张网、全域数字化,推动更多力量向引导和疏导端用力,完善社会矛盾纠纷多元预防调处化解综合机制,切实加强访源、诉源、执源“三源”协同治理,有效实现诉讼增量明显下降、社会和谐程度明显上升目标,开创了诉源治理新 “枫”景。2020年,诸暨法院收案与2019年相比下降8.00%。今年1-5月,收案与2019年同比下降12.79%,其中一审民商事收案同比继续下降15.26%。枫桥法庭收案数自2017年的1500多件降到了2020年的959件,实现三年连续下降,今年1-5月,继续同比下降8.13%

 

全市一盘棋,构建多元共治格局

诉源治理,离不开党委政府,也离不开社会主体多元参与。

2020年,诸暨市委召开诉源治理专题会议,部署开展运用“枫桥经验”化解矛盾纠纷“七大行动”,把“万人成讼率”列入平安建设考核,组织开展无讼村创建活动,凝聚全市力量共同推进诉源治理工作。

同年,市政府出台意见落实调解员“以奖代补”政策,健全调解员考核激励机制。“待遇的提高,吸引了一大批年轻人加入调解员队伍,专业性也相应提高了!”诸暨市调解委员会负责人表示,近年来,各类调解组织都吸引了不少高学历的年轻人投身调解工作。

2021年,诸暨市委又牵头建立类案诉源治理季度例会制度,定期通报会商收案高增幅类案治理问题,并对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建立降收案反向考核机制。“在法院和各职能部门的共同努力下,信用卡纠纷、物业纠纷、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等案件收案逐月递减。”陈键向记者介绍,民间借贷纠纷在去年收案同比下降18.79%的基础上,今年1-5月份收案同比又下降16.65%2020年信访受理量同比减少54.79%,助力诸暨成功创成省级无信访积案县(市、区)、国家级“三无”县市。

 

解纷一张网,完善分层过滤体系

珍珠行业知识产权保护中心、香榧古树名木司法保护联络站、绿色发展司法服务基地……在诸暨,各类司法服务站点建设如火如荼。

“设立各类司法服务站点,正是诸暨法院致力于‘抓前端、治未病’的一个生动缩影。”陈键说,诸暨市山下湖镇是全国最大的淡水珍珠产销中心、全国珍珠知名品牌示范创建区,在山下湖镇设立珍珠行业知识产权保护中心,调处珍珠行业知识产权矛盾纠纷,提供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政策咨询等服务,极大地减少了当地假冒商标、模仿或复制外观设计等知识产权类案件的数量。

此外,在全国最大的香榧产地设立香榧古树名木司法保护联络站,聚焦香榧古树资源和榧农权益保护;在特色环保小镇设立绿色发展司法服务基地,司法助力“绿色企业”的绿色发展,从源头上预防化解各类环资类矛盾纠纷,实现司法服务的全覆盖。

诉源治理,要抓前端、治未病,更要抓末端、推动治已病。

“老蔡是专家,他调解的案子,我们都很信服。”202163日,人保公司的代理人周栋,因一起标的额20余万的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又踏进了熟悉的天平调解工作室。“这起纠纷涉案标的额比较高,之前商定我司的赔偿金额,事故受害人和肇事方都不肯接受,这不只能又来找老蔡了!”周栋表示。最终,经过蔡生苗耐心地释法说理,三方达成一致意见,由保险公司在保险责任范围内按责赔偿事故受害人273800元,其余的由肇事方赔偿。

蔡生苗曾是诸暨法院的一名法官,退休后成为天平调解员中的一员,专门负责机动车交通事故的调处。“天平调解员是退休的法官、检察官等单位退休人员组成的专家团队,现在我们一共有15人,根据业务特长分成交通事故纠纷、家事纠纷、物业纠纷等调解团队,光是老蔡团队去年便成功调解了273起纠纷。”天平调解工作室负责人介绍道,20207月,诸暨法院被定为浙江省天平调解工作试点法院,已成立6个天平调解工作室,统一开展诉前调解和指导调解工作,对矛调中心首次分流调解不成的纠纷进行二次过滤,着力解决社会组织调解不成的疑难纠纷。目前,工作室共调解疑难纠纷2900余件,进一步缓解了审执压力。

 

全域数字化,实现多跨协同应用

“之前一直找不到戚某,也不指望能拿回钱,没想到法院一下子找到了他!”申请执行人激动地表示。此前,因未掌握被执行人戚某相关信息,他迟迟拿不到30余万的欠款,案件只能终本。最近诸暨法院通过新上线的执行全流程数字协同平台信息联审发现,戚某目前的身份是某民办学校的教师,随之经过约谈,很快就达成了还款协议,戚某承诺每月按时支付。

“我们正在着力打造全域数字法院,全面推进‘枫桥经验’在基层法院工作中的数字化应用。”陈键说,比如,有些当事人有钱不还,宁愿打官司是怀着信息不对称的侥幸心理,该数字平台横向联通全市122个职能部门,纵向贯通23个镇乡街道492个村社,并与基层治理四平台互联互通,能使被执行人身份、财产等方面的信息彻底透明,从而促使其主动履行义务。

数字化应用的意义,不仅在于各种信息的及时准确掌握,还在于对被执行人的精准惩戒。为此,诸暨法院专门制定出台了《关于对被执行人实施分类分级和联合惩戒的若干意见(试行)》,根据联审后被执行人的身份属性、履行意愿及失信行为情节轻重等,将其进行分类,精准推送给联合惩戒部门,采取严厉性逐步“加码”的三级惩戒措施,以执行强制倒逼自动履行。

诸暨法院,数字化应用场景,仍在不断拓展。

2021517日,一起标的额17000元的化妆品买卖合同纠纷通过在线矛盾纠纷化解平台(以下简称ODR平台)调解,因申请人远在成都,调解员通过视频进行调解,最终双方商定由买方分期付款,并在手机上签署调解协议。

“运用ODR平台进行视频调解,没有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总商会的顾仕国是ODR平台的一名在册调解员,主要处理商事纠纷的诉前化解,2020年共调解了101起纠纷,是出了名金牌调解员。“我们处理的商事纠纷标的额一般都不大,但数量不少,如果都通过诉讼方式解决,会极大浪费司法资源,所以会将此类纠纷引导诉前调解。”顾仕国说,以调解方式处理此类纠纷,当事人在时间和金钱上都能节省不少,法院的案子也减少了,一举两得。

近年来,诸暨法院充分运用ODR平台、“移动微法院”等信息平台,大力推行“线上调”“掌上办”,为群众提供高效便捷的远程调解服务。截至目前,在ODR平台共上线纠纷28074件,调解成功11902件,成功率达44.27%

数字赋能,提高了基层社会治理智能化水平,为诉源治理开创了新格局。

 

 

诸暨是“枫桥经验”的发源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枫桥经验”最重要的成果和最鲜明的特色就是实现自律和他律、刚性和柔性、治身和治心、人力和科技相统一,其生命力就在于基层治理创新。随着群众诉求表达更加畅通、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更加有效、办案质量效率进一步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才会进一步增强。

“下一步,诸暨法院将坚定扛起‘枫桥经验’发源地的使命担当,进一步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更加主动融入基层社会治理,推动矛盾纠纷就地源头预防化解,努力争当县域治理现代化的排头兵、模范生。”陈键说。